<p id="brd13"></p>

      <rp id="brd13"></rp>

        <progress id="brd13"><menuitem id="brd13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<ruby id="brd13"><th id="brd13"></th></ruby>

            湘籍“女包公”明察秋毫,救下800名死刑犯……

            三湘风纪 三湘风纪

            吴仲廉:

            新中国第一位女法院院长


            吴仲廉

            原名统莲(1908年—1967年),郴州宜章县城关镇人。

            1927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?#22330;?928年1月参加湘南起义,4月上井冈山。曾是毛泽东身边的书记员,《古田会议决议》最初就是由她抄写。1934年参加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。1936年10月奉命西渡黄河,鏖战?#28216;?#36208;廊。1952年,吴仲廉出任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,成为新中国担任这一高职的第一位女性。中共七大正式代表、中共八大代表、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。
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1956年夏,深夜时分,空气沉闷,周围的树木一动不动。此时,屋内的灯?#24266;?#20142;着。

            “吴院长,时间不早了,我送您回去休息吧!?#26412;?#21355;员小王敲了敲门,见里面没人回应,便透过门缝轻声?#20843;?#23627;内的人。


            这位“吴院长”,便是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吴仲廉。1952年,吴仲廉来到法院工作,此时正值司法改革运动后期,也是清查案件的关键时期,各地上报高院判了死刑的便有854人。吴仲廉觉得案件清查不能马虎,这854名死刑犯的背后,是几百个家庭和几千名家属,事关大局。于是,她亲自审阅案卷、核对事?#25285;?#32463;常工作到深夜。


            由于此前在长征中历尽艰辛,又在国民党监狱饱受折磨,吴仲廉的身体一直比较差。法院上下深知吴仲廉?#21335;?#32676;众,对同志也关?#28526;?#33267;,唯独对自己考虑得太少,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,常常带病“运转”。


            警卫员小王跟随吴仲廉有一段时日了,知道院长工作时不能被打扰,但白天院长就感到身体不舒服,还请了医生来看——只是这看完病后,院长就再没有离开过办公室,怎么受得了?小王忍不住又敲了敲门,吴仲廉叫他进来。


            看着吴仲廉办公桌上堆满了厚厚的案卷,小王?#25285;骸?#38498;长,您真的需要休息了,医生说过……”


            “我的身体不打紧。?#34987;?#27809;等小王说完,捧着案卷的吴仲廉打断了他,“你看看,这些人命关天的案子可不能耽误啊!”


            吴仲廉蹙着?#32426;罰?#22312;昏黄的灯光里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,抬头望向窗外,感慨地?#25285;骸?#27611;主席多次讲,韭菜割了可以再长,头杀了却不能再长出来,杀人不能像割韭菜那样轻率啊!我们手上掌握着生杀大权,就要对人民高度负责!”
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提到毛主席,吴仲廉陷入了回忆……


            那是1928年4月,井冈山会师后不久。20岁的吴仲廉因为文化程度较高,?#20013;?#24471;一?#24535;?#31168;的毛?#39318;鄭?#20415;被调到红四军政治部工作,成了毛泽东身边的一名书记员。


            当时,吴仲廉的工作非常紧张、繁重,起草通知、抄写命令,往往军委会议刚一结束,就要将会议决定抄写多份,立即分发到各部队去。吴仲廉经常一个人干几个人的工作,刻?#32844;濉?#25220;文件、印材料,样样事情?#32426;?#25104;得很出色。


            1929年12月,吴仲廉作为工作人员参加了古田会议。大会经过热烈讨论,一致通过了毛泽东代表前线委员会起草的3万余字的8个决议案,即古田会议决议。这个决议的最初版本,就是经吴仲廉一笔一划抄写出来的。


            长期高强度的伏案工作,吴仲廉早已经习惯,眼前这叠案卷她又怎能不会加急处理呢?她站起身来活动了下脖子,又继续拿起了笔,还叮嘱着:“小王,你?#28982;?#21435;吧,?#19968;?#35201;把这些看完。”
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吴仲廉在审判工作中一贯强调要重证据、重调查研究。她经常告诉同志们,?#21543;?#21028;案件是关系到人的政治生命甚至生杀予夺的大事,认定事实、执行政策一定要过硬,丝毫马虎不得”。


            吴仲廉发现,这次上报的死刑犯中,有不少被定性为“破坏统购统销的反革命分子”。但她仔细分析,有的人是属于对粮食统?#26680;?#24819;不通,有?#25191;?#24773;绪,而?#34892;?#22320;方干部对?#36710;?#25919;策宣传不够,工作简单?#30452;?#28608;化了矛盾。而且,当时的政策本身也有不够完善的地方。


            其中一名姓何的犯人,当过国民党政府的副县长,有关部门报来,要将他作为“历史反革命”?#20889;?#27515;刑。吴仲廉发现,这个人曾利用职务之便,对革命工作给予过支持,虽然也做过坏事、有一定罪行,但分析当时的历史条件,他并没有彻?#23376;?#20154;民为敌,是有一定的民主精神的。


            通过实事求是的分析,吴仲廉派出96人的工作队到各地核实。经过一一甄别、再三审核,最后854人中确定非杀不可的只有24人。这件事在当地影响极大,吴仲廉依法办事,有胆有?#21486;?#34987;群众称赞为“女包公”。


            新中国成立后,毛泽东多次去杭州。期间,他经常把吴仲廉找去叙旧,回忆当年在井冈山和中央革命根据地的斗争,评?#28783;?#20013;的是非曲直。当毛泽东了解到这次旧案清查的来龙去脉后,更是诙?#36710;?#23545;吴仲廉?#25285;骸?#27861;院万岁嘛!”


            吴仲廉觉得这是毛泽东对司法工作的极大鼓舞,她更是树立了要一辈子干法院工作的志向。她这样?#25285;?#20063;是这样做的。


            新中国的人民法院是在废墟上建立起来的。当时,“提高老干部,培养新干部,改造旧司法人员”是人民法院最迫切的任务,吴仲廉便带领法院的同志,“一边作战,一边建军”。她强调要携眷下乡、?#19981;?#23457;判,在全省普遍建立起人民法庭和?#19981;?#27861;庭,清理了数以万计的积案,使人民法院的工作很快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。


            吴仲廉?#25937;?#20063;迅速完成了从?#36710;?#25919;工干部到司法战线***的角色转变,成为颇有建树的人民法官。

            (来源:湘妹子)

            更多精彩 为您推荐

            ?这篇仅42字的传世奇文,值得学一辈子!

            ?荐听|毛泽东的眼泪为谁而流?

            点赞“女包公

            推荐
           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app
            <p id="brd13"></p>
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brd13"></rp>

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brd13"><menuitem id="brd13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brd13"><th id="brd13"></th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brd13"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brd13"></r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brd13"><menuitem id="brd13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brd13"><th id="brd13"></th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 青海快三电视走势图下载 太阳网六合图库 双色球蓝球中了1 江苏e球彩玩法 官方秒速飞艇开奖结果 笨重的动物打一生肖 11选5任3口诀 币圈基本走势图 二分彩怎么玩 十三水至尊青龙图片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乐彩 江苏近200期11选5走势图 微信福利彩票群昵称 辽宁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